中文ru会员中心加入收藏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
  • 关键字:
  • 商品分类:
  •  
详细信息

字号:   

中俄能源合作现状、问题及前景(四)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 日期:2012年12月5日 09:48

 (二)合作中的不信任问题

  中俄能源合作中的相互不信任表现在,俄始终有人担心会沦为中国的原料附庸。他们说:“中国将成为俄罗斯的原料资源吸尘器。”这些人对中国向俄投资持排斥态度。

  中国增加进口土库曼斯坦等中亚国家的天然气确使俄感到了压力。俄报指出,“价格相对较低的中亚天然气软化了俄在对华天然气供应谈判中的强硬立场”等。

  另外,中方学者对中俄今后能否继续能源合作表示担心。他们根据10多年来俄罗斯在双方能源谈判中屡见不鲜的“变卦”表现认为,“俄方经常有毁约或拖延执行已达成协议的可能。”

  尤其是俄罗斯的投资环境问题,也是两国能源合作的一大障碍。多年来,中国在俄的一系列投资行动均遭遇各种各样的困难和麻烦。这主要涉及俄罗斯国内无处不在的官僚主义、贪污腐败以及警察安全部门的专横霸道。政策法规多变、行政壁垒、政府和企业间缺乏相互信任、外国企业进入俄市场规则不透明以及海关工作效率低下等,一直被认为是影响外资流入的主要因素。自1991年外国石油投资进入俄石油勘探开发领域以来,已有上百个油气田列入按产量分成合同开发的清单,但至今仅有少数项目按产量分成协议正式实施。其他均处在待实施或谈判及待审批阶段(14)。

  “中石油”与俄方就中俄输油管道问题合作研究了10多年。2002年12月,“中石油”拟参与俄斯拉夫石油公司的竞拍,但未获成功。另外,俄政府在中俄油气合作问题上的犹豫不决,不仅有深层次权衡利益的考虑,也有俄罗斯国内企业集团和地方政府等的牵制。俄罗斯国内企业集团和地方利益之争,影响了政府决策。随着企业集团和地方在俄经济地位的上升,它们对中央决策的影响也在日益增大。俄政策多变、很多投资贸易规则不与国际接轨以及操作过程人为因素较多,使中国企业在俄合作项目既受到法律法规约束,又要拿出大量的时间和人力、财力来处理人际关系。

  (三)为获取能源的国际竞争

  目前,欧、美、日、韩等国均对俄今后的《保证全球能源安全战略》非常关注。特别是与其切身利益有关的北冰洋大陆架、里海和中亚地区的能源基地,他们都在仔细研究,力争介入。这些国家对中俄加强能源合作总是绷紧神经,严加防范。他们同样把获取俄罗斯和中亚油气资源视为减轻对中东石油过度依赖的重要战略目标。即便在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之间,围绕俄罗斯和中亚油气资源,未来也将面临激烈的竞争。

  在哈萨克斯坦,截至2010年,其油气领域共吸引外资500多亿美元。其中,美英控制着哈属里海地区27%的石油和40%的天然气;美雪佛龙公司与哈油气公司在1993年就签订了“世纪合同”,投资200亿美元开发哈全球第6大的田吉兹油田;韩国、马来西亚、印度等国也积极参与哈能源开发项目,如印度国家石油公司投资15亿美元参与库尔曼加兹油气田开发。至今,西方公司已控制哈70%的油气资源。为改变不利局面,俄全力介入哈油气上下游领域,包括以多种形式参与哈油气资源勘探和开采、扩大经俄罗斯出口哈油气的能力、涉足哈油气加工领域以及抢占成品油销售市场。

  在乌兹别克斯坦,到2009年年初,俄罗斯公司共向其油气行业投资9亿美元,占外资总额的60%,预计到2012年,俄累计投资将达50亿~60亿美元。俄公司在乌开采油气已初具规模。2008年,俄公司在乌开采天然气33.4亿立方米,占乌兹别克斯坦国内开采量的5.5%。到2013年,俄计划在乌开采天然气150亿立方米、石油50万吨,分别占乌开采总量的20%和7.2%。

  在土库曼斯坦,俄对其天然气出口控制被削弱。但俄已获取土在里海大陆架第27~30号油气区块的勘探和开采权;参与土输气管道建设工程,包括承建中—土天然气管道支线、参与并组织铺设滨里海输气管道以及改造中亚—中央3号输气管道等(15)。

  另据报道,2011年6月,纳布科输气管道五个过境国——奥地利、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和土耳其的能源部部长和负责管道建设的“NGPGH”财团在土耳其签署项目协定。根据计划,纳布科输气管道总长3900公里,年运输能力为310亿立方米,造价约为120亿~150亿欧元。为了使土库曼斯坦天然气接入该管道,还将建设连接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的跨里海水下管道。2011年9月,欧盟同土、阿签署天然气供应合同,以作为纳布科输气管道的气源。

  2011年9月中旬,欧盟理事会批准欧盟与阿塞拜疆和土库曼斯坦就签署铺设跨里海天然气管道的合同展开谈判。俄外交部对此方案感到惊讶,认为该方案可能加重地区紧张局势。

  而2011年9月初,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又表示,俄希望大规模参与中亚电力输出网络和从土库曼斯坦经阿富汗、巴基斯坦到印度(“TAPI”)输气管道项目建设与运营管理。他说:“只要相关国家正式邀请俄方参与上述项目,俄方可为此投入至少数亿美元的资金。”(16)

  中国已被中亚国家视为重要的战略伙伴。其中,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已签署“贷款换油”协议。哈将其曼吉斯套油气公司49%的股份卖给中方。迄今,中国已向哈油气领域累计投资60多亿美元。

  在土库曼斯坦,中亚—中国输气管道已开始正式输气。到2011年5月28日,从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入境的中亚输气管道已累计向中国输送天然气100亿立方米。同时,土将南约洛坦气田(天然气储量在4万亿~14万亿立方米)的开发合同(价值97.4亿美元)授予“中石油”等三家国际公司。至此,“中石油”已向土油气领域累计投资40多亿美元。

  中国与中亚国家的能源合作在不断深化。与此同时,大国在中亚和里海地区的能源博弈仍在进行,这必然对中国介入中亚和里海地区提出挑战。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土库曼斯坦向中国供气价格较低,但由于中国国内存在进口天然气价格和国内价格倒挂问题,因此,如果土决定转向利润更高的欧洲市场,或通过俄管道恢复向乌克兰出口(乌总理阿扎罗夫已提出相关建议),或者考虑到未来“TAPI”管道的分流,那么,天然气价格肯定对中国造成影响。对此,中国必须尽快改革国内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完善国内天然气市场,同时,从国际能源战略高度加以考虑,以确保天然气进口数量和价格的稳定。

  多年来,围绕俄西伯利亚地区的能源开发与输送,中、俄、日、韩之间也一直在博弈与竞争。而俄擅长利用能源搞平衡外交,通过能源消费国间的竞争来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四)中俄学者对两国能源合作存在问题的主要看法

  俄学者认为:“俄中能源合作在许多方面都是彼此按各自发展经济的方针要求执行的。本来,俄增加能源开发并向包括中国的整个世界市场扩大能源出口(主要是油气)是其发展经济最有希望的出路。可是,却因此成了俄罗斯能源在很大程度上被外国所用(包括中国发展经济所用的比俄自身用的还多)。从保证俄联邦长期利益观点看,现在与中国在能源部门合作的整体模式,恰恰是极为低效的。”(17)

  中方学者认为:“其实中俄间的问题,在大的方面、大的领域、大的原则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关键是在细节。所谓细节,就是在一些具体合作项目、具体问题看法上存在严重分歧,如能源合作分歧表现在天然气价格方面,至今两国还没有达成最后的协议。这种细节上的问题,可能会影响两国未来的合作发展,但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因为整体合作面还是稳定的,两国关系还是稳定的。普京如若当选俄新一任总统,对中俄关系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因为普京对中国也非常了解,就像梅德韦杰夫一样,中国领导层2012年也面临换届,但两个国家也不会发生什么太大的问题。”(18)

  可见,两国学者的看法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个中原因在于,中俄能源合作尚缺乏足够的公开性和透明度,致使众多关心两国能源合作的志士仁人虽各抒己见,却难能清楚准确地表达对此的看法和意见。

  五、中俄能源合作的前景

  从地缘政治角度看,中俄作为亚太地区毗邻而居的两个大国,深化和扩大在该地区长期能源合作确是发展两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也是新时期赋予两国的新任务和新课题。对于维护和扩展中俄自身利益、造福两国人民、推动地区乃至全球形势健康有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2009年,俄联邦副总理谢钦曾说过:“在俄中关系全面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两国能源合作充实了俄中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内涵。能源合作符合俄中的根本利益,有着巨大的潜力和广阔前景。俄方愿同中方共同努力,扩大原油贸易,深化其他各领域合作,推动俄中能源领域的全面合作取得新成果。”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也说:“两国在能源领域已进入长期战略合作的新阶段。”

  2011年9月24日,作为2012年3月俄新一届总统候选人的普京总理在与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会谈时指出:“两国的贸易正处在全球经济危机之后的恢复阶段,中俄作为战略伙伴,正积极发展各方面关系。”他说:“两国的贸易增长十分显著,如果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的话,那么,我们有可能在2011年年底前达到(俄中贸易总额)700亿美元的水平,而2015年前有可能达到1000亿美元,2020年前有可能达到2000亿美元。”而要达到2020年前预定的中俄经贸合作目标,没有能源合作是很困难的。

  本来能源合作对两国来说是一件互利共赢的事情,只是由于双方对合作各有各的打算,至今尚有许多问题没能得到解决。因此,有人说,中俄能源合作尚处于初级阶段。具体来讲就是,其一,合作领域仍以原油进出口为主,电力、天然气和煤炭等其他能源领域的合作相对滞后;其二,合作仍以能源贸易为核心,投资合作和能源技术合作相对匮乏。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 中俄能源合作现状、问题及前景(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