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ru会员中心加入收藏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
  • 关键字:
  • 商品分类:
  •  
详细信息

字号:   

俄全球能源安全政策考量及中俄能源合作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 日期:2012年8月7日 10:47


  能源在俄罗斯社会经济发展中居特殊地位。它是国家经济及人民生活的基础,保证俄GDP的约30%、国家预算收入的50%~60%和外汇收入的65%,而且是决定俄在国际舞台上作用的地缘政治因素。苏联解体后,俄历届政府都把保证国家能源领域的经济安全放在首位,将保证全球能源安全的对外政策清晰地表述在国家能源发展战略之中。
  一、俄能源部门面临的新挑战
  俄罗斯是当代世界能源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其人口仅占世界总人口的2.5%,而燃料能源地质储量则占世界总量的约30%,拥有世界石油储量的13%和天然气储量的32%,煤炭储量和水力资源居世界第二位。俄天然气年产量居世界第一位;石油日产量已超过沙特阿拉伯居世界第一位。
俄罗斯作为燃料能源出口型经济增长模式国家,过于依赖石油和天然气等燃料能源的生产和出口。国际油价上涨,卢布坚挺,国库收入增加;国际油价下跌,卢布贬值,国库收入减少。石油和天然气决定着俄经济稳定与否,是俄对外政策的关键因素,也是当今俄能源外交中一张特殊底牌。现在,俄石油开采量的56%、1/3以上油品和天然气都向国外(主要是欧洲)出口(苏联时期,俄每年石油出口量只占开采量的22%)。近十年来,俄全部增加的石油产量都用于出口。
经济全球化,特别是金融危机以来,使俄国家经济安全面临诸多威胁:全球能源资源竞争加剧,俄相关技术发展滞后,使俄发展能源的风险增大;俄能源最大客户———欧洲国家对油气的需求在减少,欧盟为减轻对俄能源的过度依赖,制定了一系列加强同其他里海和中亚地区能源供应国合作的计划,试图绕过俄罗斯直接获取更多能源;俄与原来能源过境国(乌克兰、白俄罗斯等)以及格鲁吉亚等其他独联体国家的关系不断恶化;俄原有势力范围的一些中亚能源生产国,也以能源出口多元化为名,拟摆脱对俄的依赖等,使金融危机期间已下滑的俄经济雪上加霜。
自2009年以来,俄油气公司纷纷面临困境。2009年1~9月,俄罗斯所有石油公司出口石油及油品的收入同比减少了45%;1~8月,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出口天然气的收入同比减少90%。俄罗斯石油公司和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的债务分别达212亿美元和77亿美元。其中一半是短期债务,急需偿还。因此,如何面对这些国内外挑战,加快振兴经济成为俄联邦政府的当务之急。
  二、俄保证全球能源安全的战略考量
  2009年5月,在俄总统梅德韦杰夫批准的《2020年前俄国家安全战略》中明确提出保证国家能源安全的战略目标和基本方针政策。主要内容如下:
对内,要保证有充足、符合质量标准的、稳定的能源需求,高效利用能源资源,建立燃料能源战略储备和配套设备,保证为能源和供暖系统进行稳定融资,保证生态安全,寻找有前景能源资源的原料战略储备,以满足经济和人民的需求。
  对外,俄全球能源安全政策的关注点集中在中东、北极地区、巴伦支海大陆架、里海盆地和中亚等能源“热点”地区。对于伊拉克和阿富汗不断恶化的形势,中东冲突,伊朗问题,南亚、非洲和朝鲜半岛局势等对俄造成的不良影响以及俄与原同盟国已形成的力量平衡可能受到破坏,除了要加强外交工作外,也不排除为保护本国利益采取军事行动以解决产生问题的可能①。
2009年8月27日,俄联邦政府根据《2020年前俄国家安全战略》的要求,颁布了《2030年前能源发展战略》。
该能源发展战略的主题是,“俄将开采更多地下油气资源,以向国外市场出售”,“俄能源出口的战略方向将转向东方”②。
  在该能源发展战略框架内,俄政府提出最主要的任务有以下五方面。
  第一,在世界能源市场已形成的体系框架内,要充分表明应保证俄国家预定和稳定发展的利益;
  第二,实现能源出口市场及出口商品结构多元化;
  第三,保证能源市场的稳定,包括保证能源需求安全和主要出口产品的价格有充分依据;
  第四,强化俄罗斯主要能源公司在国外的地位;
  第五,保证有俄罗斯参与复杂的、有风险项目(包括在北冰洋条件下的大陆架项目)的国际大能源公司能有效开展工作。
根据这个能源发展战略,俄罗斯的油气公司在把主要工作方向对准本国油气田的同时,对外还采取了更具扩张性的政策。俄罗斯的油气公司在非洲的利比亚、尼日利亚、纳米比亚,北美洲的美国、古巴,南美洲的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亚洲的中国、日本、韩国、越南、印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等国都加大了能源外交力度并获得了一些可观的能源合作项目。
  ①张晶:《〈2020年前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及其内外政策走向》,《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2010年第1期。
  ②孙永祥:《俄罗斯能源战略转向》,《能源》2009年10月12日。
  三、中俄能源合作前景分析
  (一)俄在新的能源发展战略框架内开始实施与中国能源合作的举措俄在其新的能源发展战略框架内,已开始实施如下一些与中国能源合作的举措。
  第一,俄总理普京下令,“要加快远东地区最重要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东西伯利亚至太平洋石油管道,以及包括保障石油管道运行的地区电站及输电线路的建设”。2009年4月底,俄举行了东西伯利亚至太平洋石油管道中国支线俄方境内段的开工仪式。到10月22日,俄远东首班“原油专列”已抵达目的地纳霍德卡港。这意味着,俄东西伯利亚至太平洋石油管道的终点建设基本完成。
  第二,俄已接受中国提供总计250亿美元的长期贷款,固定利率约6%,以供油偿还贷款,2011~2030年,按照每年1500万吨的规模向中国通过管道供应总计3亿吨石油,石油价格以俄石油运到纳霍德卡港的价格为基准,随行就市。目前,俄罗斯每年向中国通过铁路运输的石油供应不受该协议影响,并拟每年增加至1500万吨。
  第三,2009年10月13日,俄罗斯与中国签署了供气框架协议。该文件规定了从俄罗斯向中国供气的两种方案:西线方案规定从西西伯利亚向中国出口天然气;东线方案规定从东西伯利亚、远东和萨哈林向中国出口天然气。预计,供气总量每年约为700亿立方米,其中,东线每年供气约380亿立方米,西线每年供气约300亿立方米。
  第四,俄罗斯的萨哈林—哈巴罗夫斯克—符拉迪沃斯托克输气管道(简称东气)项目开始动工。俄政府希望通过该管道向中国和日本等亚太地区出口天然气。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可能从2010年开始向中国供应液化天然气。液化天然气将向中国沿岸的再气化终端输送。
  第五,俄罗斯已宣布,可能吸引包括中国、韩国及日本等外国伙伴参与开发西堪察加大陆架项目。
  第六,俄罗斯决定在萨哈林岛南部的普里戈罗德诺耶建设液化天然气厂并通过新建的出口终端将液化天然气向日本、韩国和中国等国出口。
  第七,将增加俄远东阿穆尔州布列亚特河水电站对中国电力的出口。
  第八,俄核能国家集团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签署了《关于为田湾核电站扩建两台机组和建设商用快中子反应堆的合作协议》①等。
可以说,中俄两国能源合作取得了重大突破。正如2009年10月11日俄联邦副总理谢钦在中俄能源谈判代表第五次会晤时所说,“在俄中关系全面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两国能源合作不断取得新的进展,充实了俄中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内涵。俄中能源合作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有着巨大潜力和广阔前景。俄方愿同中方共同努力,扩大原油贸易,深化其他各领域合作,推动俄中能源领域的全面合作取得新的成果”。
  ①关贵海、栾景河主编:《中俄关系的历史与现实(第二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
  (二)俄中能源合作可能出现的问题
  还应看到,中俄能源合作能否顺利开展可能还会受到以下因素制约:
  1.能源战略接轨问题
  俄罗斯在开展与中国能源合作时首先考虑的是,要保证俄国家预定经济发展目标和稳定发展的利益,追求能源出口可靠出路及利润最大化是俄公司最重要的战略目标。
根据俄新的能源发展战略,欧洲仍是今后俄能源出口的主要方向。这由俄罗斯现有输油和输气主干线分布“路线图”和其竭力推动实施绕过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白俄罗斯的“北流”、“南流”项目等可以说明。对此,中方应有充分的思想和物质准备。特别是中方应尽快根据自身实际国情,制定本国长期的能源发展战略,做好可能进入俄罗斯能源上游市场,投资、参与能源资源勘探开发,以及下一步接收俄能源(包括石油、天然气、煤炭、核能和电力)的基础设施建设及销售网络规划等方面的战略准备。
  2.合作仍存在相互不信任的问题
  在俄罗斯,仍有人担心会沦为中国的“原料附庸”。其提出的依据是,2009年1~7月,俄中两国贸易额为195亿美元,其中,俄出口的一多半归于原料商品贸易(56.4%),而机械、装备及运输商品贸易只占4.4%。另外,在俄政治上层中,愿意与日本及西方国家开展能源合作者,比愿意与中国合作者多。而前者力图把自身主张纳入政府和议会的议事日程。而中方也有学者担心,俄方会有毁约的可能。
  3.价格问题
  在国际市场交易中,价格问题常常是关键。按2009年2月俄中签署的“贷款换油”协议,俄石油价格以运到纳霍德卡港的价格为基准,随行就市。在该协议签署时,纽约商品交易所2009年3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收于每桶34.93美元。此后,随着国际油价不断上涨,到10月21日,纽约商品交易所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每桶已上涨到81.37美元。显然,从长期石油价格上看,“贷款换油”协议的签署对俄有利。
  再有,因天然气现尚未形成统一的国际市场,国家间管道天然气交易的价格对比,参照系数较少。特别是,2009年10月26日,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副总裁亚历山大•梅德韦杰夫向记者透露,该公司预测2010年出口欧洲的天然气价格与2009年价格相比,每千立方米将上涨20~30美元。此前,他曾表示,2009年天然气出口平均价格将突破每千立方米280美元。因此,中俄间天然气价格谈判可能仍十分艰难。
  另外,在俄向中方出口电力方面,俄远东地区有人表示不满。他们认为,“向中国出口的电价,比向他们出售的电价便宜得多”。
  4.俄石油和天然气产能恶化对供应可能造成影响
  据俄专家透露,现在,俄所有用现代开采技术开采的油气田都是在35~40年前苏联时期发现的。在俄新政权更迭后的近20年间,投入工业性开发的只有一个位于西西伯利亚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较大型的,储量约为4亿吨的万科尔油田。
  俄罗斯主要产油气区———西西伯利亚油田的现状是:保证石油生产计划的现有油田都已进入产量下降阶段,储量在枯竭,钻井产能在下降。这是因为石油公司在违规强行开采时,地层压力很快下降,石油采收率不断降低。现在,这里的石油采收率仅为20%~25%,在苏联时期则为40%~45%。俄罗斯石油界应用大规模向油层注水的办法开发油田,导致许多采油井过早充水。目前,俄油田开发井平均充水率为82%,而在西西伯利亚一些油田的钻井充水率甚至达到了90%。天然气生产情况较好,但也不很顺利。在储藏有大量天然气的西西伯利亚传统采气区,像麦德维日、扎巴利亚尔和乌连戈伊等大气田也处于产量下降阶段。因此,要切实保证向东部供应油气,就必须尽快开发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油气田①,而这就需要大量时间、金钱、劳动力和先进的技术工艺。
  5.为获取俄能源的国际竞争
  目前,欧洲、美国及东亚的日本和韩国等,对俄今后“保证全球能源安全”战略考量非常关注。特别是与切身利益有关的北冰洋大陆架、里海和中亚地区的能源资源基地,上述国家和地区都在仔细研究,力争介入。这些国家和地区对俄中加强能源合作,绷紧神经,严加防范。较突出的是日本,因为它早把获取俄罗斯和中亚的油气资源视为减轻对中东石油过度依赖的重要战略目标。2006年5月底,日本通产省就公布了新的国家能源战略。该战略内容之一就是,呼吁加强与资源丰富国家间的关系并通过扶持实力雄厚的能源公司来获取海外的能源。日本公司现已对俄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油气资源开发领域投资了近百亿美元。俄日间的经济对话则以独立于政治协商的取向加快运转。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是俄罗斯未来发展与亚太地区和日本协作和贸易的基础。故俄罗斯石油公司在这一活动中的作用将日益增长②。
  6.生态保护问题
2009年,俄东部电力公司准备高倍增加向中国输送电力,且开始建设输电线路。按计划,中国银行将为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煤电站项目拨款。但俄罗斯的生态学家们担心,中方会把对环境造成污染的生产技术工艺带入远东地区③。
  总之,如何在积极推进中俄能源合作进程中,用我们的智慧,化解可能产生的风险和阻力,应是使双方能源合作取得“互利双赢”必须考虑和解决的问题。

  作者:孙永祥(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 俄全球能源安全政策考量及中俄能源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