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ru会员中心加入收藏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
  • 关键字:
  • 商品分类:
  •  
详细信息

字号:   

独联体经济一体化前景分析

来源:中国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网 日期:2012年8月20日 10:07

 

  按照俄罗斯及其盟友的设计,自2012年1月1日开始,俄白哈三国彻底开放彼此边境,实现资本、商品和劳动力的自由流通,形成三国统一经济空间,并在其后逐步吸纳独联体其他成员国加入,最终联合所有独联体国家成立欧亚经济联盟。2012年4月,普京在国家杜马发表了其总理任期内的最后一个政府工作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普京指出:俄罗斯“应该集中精力解决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并同我们国家历史性前景息息相关的问题”。为此,他以现任政府总理和联邦总统候选人的双重身份提出了政府工作的五个优先方向——1)在恢复传统道德价值观的基础上改善国家的人口发展状况;2)促进国家和谐发展,缩小地区差别,重点推动和扶持远东和东西伯利亚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3)努力增加就业机会和就业岗位,为居民创造崭新的、高质量的工作岗位;4)探索建立可持续发展的、能够在严酷竞争条件下表现出高质量增长的新型经济;5)通过建立欧亚联盟、实现后苏联空间新的一体化等手段来加强和巩固俄罗斯的世界地位。他说:“在我看来,成立关税同盟和统一经济区,我相信,是自苏联解体以来后苏联地区极其重要的地缘政治和一体化大事”。“我们的下一步措施是从2015年开始启动欧亚经济联盟计划。”
  按照俄罗斯人的想法,独联体只是个临时的产物,它的性质和功能决定了其无法在地区经济发展上发挥更加积极有效的作用,因而最终必将被新的地区一体化机制所替代,而在俄罗斯主导下建立联盟,重新实现地区经济一体化无疑将是独联体国家最终的、也是最好的归宿。国际舆论普遍认为,这一宏伟目标的确立是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至今俄罗斯所采取的最重要的地缘政治举措之一,它的实现将有助于俄罗斯从目前的二三流国家的地位重新回到世界政治经济舞台的中心,提高和巩固其国际地位,并且对其他独联体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不仅如此,它还将对21世纪前半期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和力量对比产生重大影响。 事实上,多年来俄罗斯始终怀有重新整合后苏联空间的强烈愿望,然而面对纷争不断的国内政局和凋敝衰败的国民经济以及北约、欧盟东扩不断挤压其生存空间的复杂恶劣的国际环境,俄罗斯完全无暇、无力来制定和实施相关计划。如今,俄罗斯面对的国内国际环境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无论是内部形势还是外部环境,总体而言均有利于俄罗斯施展重整河山的抱负。
  从国内形势来看,政治稳定,经济发展,为俄罗斯致力于地区改造奠定了基础。在普京8年的强力统治下,俄罗斯已经从动荡不定的政治局势中彻底走了出来,再经过4年的“梅普组合”调整时期,俄罗斯社会政治逐渐成熟稳定下来。如今普京再次当选总统,重新掌握国家最高权力,为未来一个时期的平稳发展铺平了道路。长期困扰俄罗斯社会的车臣分裂主义势力在遭受持续有效打击下有所收敛,反恐反分裂的任务已经不像早几年那样紧迫。在持续了将近10年的发展之后,俄罗斯国民经济已经恢复了元气,重新达到了苏联时期的最高水平。得益于国际能源市场石油价格的一路飙升,俄罗斯积攒了大量的财政盈余,国家外汇储备和财富基金达到了空前的规模。虽然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于2008年下半年经济再度陷入困难,但经过此后3年的调整和恢复,到2011年底俄罗斯国民经济已大体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所有这一切为俄罗斯政治家们增添了底气和信心,重新整合后苏联空间的问题也就顺理成章地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从国际形势来看,目前是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外部环境最为宽松的时期,这为俄罗斯重新整合后苏联空间提供了良好的契机。美国和欧盟(包括北约)曾经是俄罗斯主导独联体事务的最大障碍,而目前美国和欧盟(北约)都遇到了不小的麻烦,没有精力和能力过多地参与独联体事务。近年来,深陷中东、西亚事务难以脱身的美国又遭遇了严重的金融危机,元气大伤,国际地位明显下降,在经济复苏乏力的情况下,美国政府被迫收紧财政,压缩支出,进而调整对外政策,咄咄逼人的进攻势头有所收敛。最能说明这一点的就是美国被迫放弃了执行多年的在两条战线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战略。在收缩战线的同时,美国将战略重心转向亚洲太平洋地区,把矛头更多地指向迅速崛起的中国,伊朗和朝鲜的核问题也分散了美国的注意力,致使其对独联体的关注程度明显下降。同一时期,欧洲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旷日持久的主权债务危机仍在蔓延,一系列国家相继陷入财政危机并由此引发政府信任危机,从而严重束缚了欧盟和北约的手脚,对外扩张的步伐受到遏制,短期内不可能再向独联体地区强力渗透。美国和欧盟(北约)力量的消弱极大地减轻了俄罗斯的外部压力,使它可以从容不迫地处理独联体事务。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数年独联体内部对俄罗斯的向心力有所恢复,这一形势也有利于地区一体化进程的推进。经历了20年的风风雨雨,在与大国取取舍舍的博弈当中,尤其是在饱尝了“颜色革命”带来的酸甜苦辣之后,一些独联体国家逐渐清醒地认识到,西方国家往往口惠而实不至,它们远非想象中的那样仗义,在关键时刻更是靠不住,将自己国家的未来托付给西方大国是不明智的。因此,它们开始重新审视周边环境和自身发展道路,进而发现,由于历史渊源和文化传统的原因,它们在很大程度上依然依赖于俄罗斯的商品和市场,这种局面短期内不可能改变,因而不得不将目光重新转向俄罗斯。
  但是,尽管拥有上述有利因素,通往欧亚联盟的道路仍然是不平坦的,在建设统一经济空间的进程中俄罗斯还面临着许多困难和挑战。
  首先,独联体内部各国对欧亚联盟的理解和期盼有明显差异,主要表现为俄罗斯与其他国家的利益诉求不一致,而这有可能引发出一系列矛盾和纠纷。毋庸置疑,俄罗斯倡导建立欧亚联盟有经济方面的考量,这就是通过实现经济一体化,促进地区经济融合,加强本地区各国的经贸合作,抵御经济风险。但更多的则是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细读普京的文章和政府工作报告就可以明显体味到,俄罗斯启动欧亚联盟计划、构筑共同经济空间的根本目的在于,通过融合前苏联国家来提高俄罗斯的全球地位,在与美国、欧盟(北约)和中国的地缘政治竞争中占据优势,因此在合作的过程当中俄罗斯不可能不试图加强对相关国家的实际控制。这种控制既包括经济层面的,也包括政治层面的。就连俄罗斯学者也公开表示,“后苏联一体化是俄罗斯所需要的,这是长期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符合国家利益”。(俄罗斯欧亚发展银行一体化研究中心主任叶夫根尼?维诺库罗夫语)
  欧亚联盟对独联体内部中小国家的吸引力主要表现在经济方面,它们希望通过地区一体化在经济方面受益,一方面可以获得俄罗斯这个巨大的商品市场和劳务市场,本国的商品和劳动力可以不受阻碍地进入俄罗斯,另一方面可以获得来自俄罗斯的廉价油气资源(这对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尤为重要)以及资金和技术。此外,有些国家还希望以此来抵消个别国家(如中国)商品对其国内市场的强大影响力,从而提高本国的经济安全水平,哈萨克斯坦就曾明确表示有这方面的考虑。但是,哪个独联体国家都不会以丧失部分主权或其他政治利益为代价来换取上述经济利益。哈萨克斯坦学者古利纳拉?达达巴耶娃就曾明确指出:“从纳扎尔巴耶夫和卢卡申科在普京文章面世后也相继发表的文章来看,这两国领导人存在着一定的担忧。尤其是纳扎尔巴耶夫的文章提到以经济务实主义和自愿为优先,而非以地缘政治或其他利益为优先。哈萨克斯坦总统明确提出了维护政治主权的方针。”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也曾公开表示,反对联盟决策机构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成员国,联盟决策机构的决定应当接受成员国议会的审议,成员国有权拒绝联盟的任何决定。这番讲话得到了相关国家领导人的认可和支持。哈萨克斯坦的另一位学者鲁斯兰?然加济更是直截了当地说:“俄罗斯需要一体化,哈萨克斯坦也同样需要,所有国家都需要,尤其是后苏联地区国家。但这是经济一体化,而非政治一体化,是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提出的那种一体化,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速度,但平等而互利。如果核心是经济考量,那一体化才会有未来。如果只为政治,那就会有流血,而且会很多。俄罗斯明白这一点吗?”
  其次,地区一体化进程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庞大的财政开支,加之独联体内部小国、穷国居多,俄罗斯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并且心甘情愿地既贴补联盟、又救助小兄弟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今日的俄罗斯远非当年的苏联,经济实力大大消弱,而且经济能源化的倾向非常严重,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很不稳定,新千年以来的经济增长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归功于国际能源市场价格的上涨,一旦国际能源市场需求下降,俄罗斯经济便首当其冲遭受打击,2008—2009年的经济衰退就充分验证了这一点。坦白地说,欧亚联盟建设的成功与否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俄罗斯能给小兄弟带来多大的好处。目前给外界的感觉是,俄罗斯一方面要求独联体小兄弟踊跃参与一体化的建设,而另一方又不情愿为小兄弟提供更多的援助。
  第三,对独联体国家来说,俄罗斯经济缺乏示范效应,至今还没有找到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无法对周边国家形成强大引力。如上所述,近来独联体国家对俄罗斯的向心力有所恢复,但这种向心力并不强大,原因之一就在于俄罗斯没有为这些国家提供一条可供学习、借鉴和参考的经济发展模式。没有样板,自然也就缺少号召力和影响力。
  还有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那就是乌克兰。乌克兰在独联体中的地位举足轻重,没有乌克兰的参与,欧亚联盟将是不完整的、残缺不全的。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乌克兰的加入与否最终决定着欧亚联盟的成败。除去俄罗斯和已经终止自身在独联体职能的格鲁吉亚,独联体其余10国总人口为1.3亿,其中乌克兰1国就占了5000万,剩余9国合计只有8000万。乌克兰人口比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两国人口合计还多了将近1倍,相当于中亚5国的总人口。乌克兰是独联体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二大市场,它的经济总量、工农业生产水平、科技水平以及综合发展潜力仅次于俄罗斯,远高于独联体其他成员国。乌克兰对于俄罗斯不仅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而且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就全球范围来说,乌克兰是俄罗斯的第四大贸易伙伴,2011年俄乌实现双边贸易506.3亿美元,占俄罗斯对外贸易总额的6.2%。就独联体范围来说,乌克兰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俄乌贸易规模占到了俄罗斯对独联体整体贸易的41.31%。这意味着,俄罗斯对独联体国家贸易额的将近一半是由对乌贸易来实现的。苏联解体之初,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即所谓的波罗的海三国便迅速与俄罗斯拉开距离,最终融入欧洲,2008年的俄格战争又使俄罗斯彻底失去了格鲁吉亚,如果未来的欧亚联盟再没有了乌克兰,那么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无疑将大打折扣,何况有着浓重“乌克兰情结”的俄罗斯十分清楚,历史上曾经几次“失而复得”的乌克兰一旦在欧亚联盟建设进程中再次丢失,那就有可能意味着俄罗斯永远失去了乌克兰。因此,俄罗斯领导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乌克兰表达善意,诚恳地邀请乌克兰加入关税同盟,最终成为欧亚联盟大家庭的一员。然而这却与乌克兰的意愿相违背,因为乌克兰的既定方针是融入欧洲,尽早实现与欧洲的一体化。所以,对俄罗斯一再主动表示出的合作善意乌克兰并不买账,而是以种种理由加以推脱,不断强调实际并不存在的阻碍彼此合作的客观因素。

  程亦军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俄罗斯经济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 独联体经济一体化前景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