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ru会员中心加入收藏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
  • 关键字:
  • 商品分类:
  •  
详细信息

字号:   

俄罗斯艰难入世专家称难再现中国增长奇迹

来源:中俄商务网 日期:2012年9月27日 07:33

 
  2001年,中国正式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此举使得其经济总量从全球第六位跃升至第二位。然而专家认为,11年后同样入世的俄罗斯经济却很难达到如此井喷式的发展规模。


  经历了19年的漫长等待,俄罗斯终于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正式成员。自8月23日起,俄罗斯降低了2009年以来对一些商品征收反危机税的税率。加入世贸组织不会使俄罗斯放弃对自然垄断定价的监管。俄罗斯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成员将对俄罗斯经济的竞争和发展产生极大的刺激作用,然而不幸的是,中国在入世之后出现的出口和投资奇迹,在其欧亚邻国却很可能无法再现。


  中国同样也经历了长达15年的时间才成功入世,但入世使得中国的出口额在10年内翻了两番,并推动其经济总量从全球第六位升至全球第二位。俄罗斯商品经济则不太可能出现如此井喷式的发展。相比较10年前,如今俄罗斯的贸易和投资流动性更为短缺,达到中国吸引投资的规模将很困难。然而无论如何,入世仍具有很多积极意义。


  根据预估,外国关税壁垒导致俄罗斯出口商每年多支付15亿至20亿美元的成本,而世界贸易组织能够协调成员降低关税壁垒,并赋予每个成员国平等的地位。


  入世后,俄罗斯116个行业面临改变(世贸组织共涵盖155个行业)。一些行业允许实施强制措施,例如国家对酒精饮料批发的垄断。同时,新车进口关税将从现在的30%下调至25%,在未来的7年将降至15%。尽管目前该税率为世贸组织标准的两倍,但处于被允许范围,2018年前须降至世贸组织标准税率。同时,俄罗斯须减少自身的贸易壁垒,平均关税应降低三分之一。例如,至2019年,进口车关税与现在相比应降低一半。因此,消费者和企业将有更多的钱去消费便宜的进口商品。


  部分缺乏竞争力的行业会因入世受到重创,国内汽车行业是最典型的例子,而包括银行和电信等在内一些行业将会对境外资本开放。冶金、化工及能源等行业的俄罗斯出口企业将成为首批受益于入世的企业,入世将减少成员国市场对此类商品的贸易壁垒。然而,俄罗斯入世的最大受益者当属之前已入世的苏联加盟共和国,如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摩尔多瓦和乌克兰,后者将能够在更有利的条件下与俄罗斯进行天然气进口方面的谈判。能源与金融研究所教授阿吉巴洛夫(Agibalov)则指出,由于天然气贸易将涉及横贯大陆的输气管道和长期贸易合同,因此受到自由市场的影响比较有限。


  此外,俄罗斯一直受裙带资本主义、官僚作风以及无视投资者利益的恶名所累。因此乐观主义者希望得到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认可与关注,并严格按照之前制定的时间表完成的入世能够使克里姆林宫内不热心改革的人产生一种紧迫感。


  汇丰环球资产管理公司基金经理埃德·康罗伊(Ed Conroy)表示,与大多数刚刚加入世贸组织的国家一样,只要取消贸易保护主义壁垒,并明确承诺实施自由市场政策,俄罗斯经济和投资就会出现显著增长。康罗伊说:“世界贸易组织不是一根魔杖,能够轻而易举地创造一个投资天堂,但只要能够创建起限制较少的框架,自然就会创造投资机会。不要指望通过发起革命达成愿望,而应该向着更开放、更有竞争力的经济体系逐步迈进。”康罗伊认为银行业将成为俄罗斯入世的最大受益者。同时,莫斯科“三人对话”(Troika Dialog)投资公司克里斯·威弗(Chris Weafer)等专业人士还建议,应加大对零售商和航空公司的投资比例,这些行业将因进口关税降低而受益。


  这与世界银行的观点一致。根据世行的计算,俄罗斯入世后的短期价值将达到每年490亿美元,高于2010年俄国内生产总值3个百分点。如果将对投资环境的长期影响考虑在内,这一数字将达到每年1620亿美元。


  然而,这依然无法再现中国式的增长奇迹。加入世贸组织后,庞大的廉价劳动力为中国创造了巨大的价值,商品出口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在过去10年中,随着外国企业在华设厂,外国直接投资流入激增5倍。


  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俄罗斯。首先,石油和天然气在俄罗斯出口产品中占据主导地位,这些商品不易受贸易壁垒约束。其次,因为相对较高的劳动力成本和国内劳动力人口增长多年停滞,制造业出口不可能获得迅速发展。


  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也承认,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可能不会对制造业投资增长带来实质性影响。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也表示,并未对俄罗斯经济立即发生显著变化有很高期望。他对路透社表示:“我认为,2001年的中国与2012年的俄罗斯没有什么可比性。”因为两国出口结构不同,而且经过磋商,俄罗斯将实行渐进的、分阶段的开放贸易模式。他补充说:“入世不会为俄罗斯经济带来爆炸式增长。”


  最重要的是,俄罗斯同样将要遭遇中国2001年入世时所经历的世界经济差异带来的影响。当时,由于房地产和信贷市场大幅增长,全球经济达到繁荣的顶峰。德意志银行新兴证券策略主管约翰·保罗·史密斯(John-Paul Smith)说:“中国受益于西方国家多年来的债务驱动型增长。”


  俄罗斯经济发展部贸易谈判司司长马克西姆·梅德韦德科夫(Maksim Medvedkov)在接受《俄罗斯报》采访时指出:“入世为俄罗斯出口企业创造了新的机遇。贸易稳定、法律和行政程序透明度提高将成为最大的益处。”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 俄罗斯艰难入世专家称难再现中国增长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