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ru会员中心加入收藏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
  • 关键字:
  • 商品分类:
  •  
详细信息

字号:   

中俄能源合作现状、问题及前景(二)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 日期:2012年12月5日 10:04

  二、中俄能源合作发展进程及现状

  从1994年开始,中俄能源合作至今已走过17年多的历程。在此期间,两国政府高度重视,双方能源公司不断努力,使合作取得一些进展,不同能源形式的合作发展进程及现状表现各异。

  (一)中俄石油合作

  1999年年初,中俄正式启动石油合作的输油管道建设项目谈判。此后,经过多年谈判,双方一直未能达成最终协议。直至2008年,根据中俄元首达成的共识,在两国副总理级能源谈判机制推动下,中俄总理于2008年10月28日在第13次定期会晤时签署了《石油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的框架协议。根据该协议,中国将分别向俄罗斯石油公司和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提供150亿美元和100亿美元的贷款;俄罗斯则在2011-2030年间,以每年1500万吨的规模向中国出口3亿吨原油,并开通从俄罗斯通往中国的石油运输管道。

  2010年2月17日,中俄正式签署中方向俄提供250亿美元长期“贷款换油”协议:中方向俄方提供固定利率为6%的贷款;俄方以石油为抵押,以供油偿还贷款;2011-2030年,俄方通过管道每年向中方供油1500万吨,总计3亿吨石油。油价以俄石油运到纳霍德卡港口的价格为基准,随行就市。同时,俄方每年通过铁路运输向中方供油将不受该协议影响并拟增至每年1500万吨。2010年12月底,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第一阶段石油管道正式启动运行。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将依靠这条管道将俄石油运到亚太地区市场。为鼓励这条输油管道沿线的资源开发,俄政府对东西伯利亚13个油气田的石油出口实行零关税。

  2011年1月1日,从俄斯科沃罗季诺至中国漠河的原油管道成功运营。分析家们认为,这条穿越两国边境的原油管道正式投产输油,标志着两国能源合作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将进一步巩固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经济基础。中俄在能源合作领域突破性的进展,对两国来说是互利共赢的,并将会夯实两国经济合作基础,进一步巩固政治关系,对两国长期的战略合作具有积极意义。

  但是,中俄石油合作目前仍存在问题。突出表现在围绕原油运输费用的计算标准及支付方式尚未解决。2011年9月中旬,俄两家石油公司计划与“中石油”继续讨论中方拖欠俄沿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管道支线出口石油的运输费用问题。中方认为,俄对华出口原油的合理价格应以到阿穆尔州斯科沃罗季诺来计算。但俄方认为,应以到滨海边疆区港口科济米诺的原油价格为准。斯科沃罗季诺远离科济米诺港,原油运输费用造成两地原油价格悬殊。中方主张的斯科沃罗季诺的每吨原油价格要比俄方坚持的科济米诺的原油价格便宜大约30美元。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透露,中方按自己定价向俄支付石油款,至今欠款已达4000万美元以上。

  一位接近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的消息人士透露,俄中公司在沿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对华供油价格上依然存在分歧。俄方坚持中国应承担原油运输的全程费用,包括发生在俄境内的费用。而中方不接受这一主张。此外,在原油运费校正系数方面,俄要求每桶加价3美元,中国同样反对。

  到2011年9月15日,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和“中石油”在北京的会谈结束。会谈结果是,双方依旧坚持各自立场,不欢而散。俄公司表示:“这一问题将提交英国仲裁法院研究,并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将提前偿还中方的100亿美元贷款。”

  (二)中俄天然气合作

  天然气是中俄能源合作的重要领域之一。2004年,中俄曾签署天然气合作的最初协议,以后经多年谈判,至今仍进展不大,其中的主要障碍是价格问题。

  直至2010年9月28日,据俄能源部报道,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中石油”已签署《扩大从俄向中国供气主要条件》的文件。该文件记载了俄向中国供应天然气面临的关键商业参数:数量和开始出口时间、“照付不议”水平、扩大供应期限及保险支付水准等。预计,出口合同将在2011年中期签署。按已达成的协议,合同有效期为30年,每年俄向中国供气量为300亿立方米。

  可是,到2011年6月16日,在莫斯科举行的中俄元首联合记者招待会上,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正式对外确认,“中俄天然气价格谈判将被推迟,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协议文件目前还没敲定”,并宣布,中俄天然气贸易谈判再陷僵局。

  中国专家认为:“俄方如果坚持自己的立场,价格差距就难能抹平,短期内达成协议的希望不大。由于日本福岛核危机事件,国际社会出现弃核风潮,欧洲多国宣布关闭核电站,这可能会导致全球市场对天然气需求的增加。俄方很可能因为这一点,态度有所强硬。”⑥

  2011年9月27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副总裁亚历山大·梅德韦杰夫在萨哈林油气论坛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对记者表示,俄中可能会在2011年年底前签订天然气出口合同。他说:“谈判漫长而又艰难,但是取得了显著进展。在2011年年底前,俄可能与中国签订天然气销售合同。此后,就可以着手建设必要的运输设施并在2015年年底开始出口。”

  可见,中俄天然气合作要尽快有所突破,尚需双方在公平合理的价格框架内共同努力,方能达到互利共赢的结果⑦。

  (三)中俄煤炭合作

  俄煤炭工业已有200多年历史。其探明煤炭储量的近80%分布在距中国很近的西西伯利亚东南部及东西伯利亚的库兹涅茨克(又名库兹巴斯)、坎斯克一阿钦斯克和通古茨克含煤盆地;大约10%分布在远东南雅库特含煤盆地;还有不足9%分布在俄欧洲部分的伯朝拉、顿涅茨克和莫斯科郊外含煤盆地。

  俄每年产煤大约3亿吨。其中,1.38亿吨供给热电站,约1亿吨(或1/3)用于出口,本国居民、建筑业和公用事业等消费5000多万吨,还有4000多万吨供冶金业需要。

  2010年8月底,中俄在布拉戈维申斯克举行能源合作分委会例行会议期间,签署了中俄双方开展煤炭合作备忘录。目前,双方公司正就萨哈林煤田、埃列格斯特煤田及其配套交通设施等具体合作项目进行协商。其中,埃列格斯特煤田是世界最大的煤田之一,探明储量为9.46亿吨。为此,中国将向俄提供60亿美元贷款,用于煤矿开发及保障煤炭出口的相关基础设施建设。按双方约定,贷款将具体用于俄境内煤炭产地的勘探开采,修建公路、铁路、桥梁、港口及其他基础设施,以及从中国向俄引进采煤设备,包括煤炭加工和提炼设备、矿渣回收处理设备等。与此同时,俄应保证对中国长期稳定的煤炭供应。未来5年,俄将每年向中国供煤1500万吨,此后,每年供应量将提至2000万吨⑧。

  目前,中国神华集团公司与俄有关企业在开发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奥格贾煤田、雅库特煤田以及建立煤制油合资企业的合作取得了新进展。

  (四)中俄电力合作

  中俄正式启动电力合作是在1992年。当时,俄布拉戈维申斯克—中国黑河输电线路开始投入运行。2005-2006年,中俄先后签署数个合作协议,开始谋划长期合作。俄方参与者是俄东部能源公司,中方参与者是中国国家电力公司。合作项目包括,在俄远东和外贝加尔地区分阶段建设装机总功率为1万~1.2万兆瓦的发电能力及输电线路。2009年,俄对华电力出口倍增。当年,俄向中国出口的电量超过前10年的总和。

  2011年2月,俄En+集团与中国长江电力公司宣布组建合资企业,拟开发位于俄东部地区的水电、火电项目。首批3个项目总装机容量达300万千瓦,标志着双方由单纯的贸易转向联合生产。

  2011年7月,俄En+集团首席执行官阿蒂姆·沃利耐茨(Artem Volynets)在到访中国时谈到,“目前,中俄双方已成立合资公司,在2011年6月就进一步在东西伯利亚地区兴建一系列电厂的合资项目签订了框架协议。未来,还将进行三个项目的可行性研究,包括‘Lenskaya’火电厂、位于安加拉河上的‘Nizhne-Angarskaya’水电厂和位于石勒喀河上的‘Trans-Sibirskaya’水电厂。另外,我们还在与中国国家电网和俄联邦电网公司(FSK)讨论电网的建设工作。根据计划,这将连接俄东西伯利亚中心地带和中国东北工业基地。目前,有关电网建设讨论尚处在初级阶段,具体实施将是下一步的事情。”⑨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 中俄能源合作现状、问题及前景(二)